朱迪

假装滚青。
蔡程昱。
沉迷孔阳叔叔和缸。
欢迎来玩。

judy:)

瞎写系列

从史塔克大厦,可以看见全纽约最美的落日。在这个足以俯视整个纽约的大厦顶层,鳞次栉比的高楼不再成为割裂天空的罪魁祸首,钢筋水泥浇灌出的棱角分明被落日余晖氤氲出的橘黄光圈所晕染,中和成坚毅却温柔的模样。
史塔克此刻站在顶楼,来自大西洋的风随着楼层的增高渐渐猛烈,他可以感受到有风吹过皮肤时的痛感,像是尖锐的刀锋划过,刺痛着皮肤最薄弱的地方。但这样的疼痛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他曾经品尝过炸弹碎片伴随血液流动,也清楚失去战甲后肉体能承受的最大痛苦,更别提那些经年累月也不曾痊愈的细小伤口。他眨了眨眼睛,他睫毛微微扇动的样子会让人想起蝴蝶,飞不过沧海的蝴蝶。史塔克看着太阳沉入天际线,伴随着余晖渐渐消失在纽约的天空,绚烂而瑰丽的粉色天空终将被夜幕所替代,只剩下来自亿万光年外的星星闪烁。
这是他回到地球的第一百零五天。
从泰坦星逃离,他和星云经历的事情并不仅仅是寥寥几语可以叙述清楚的。当他看见这颗蓝色星球就在肉眼所及的范围内时,他甚至一度产生了逃离的念头。他喜欢推门进入街头烤肉店时的扑面而来的味道,喜欢周末清晨公园里孩童嬉戏的笑声,也喜欢站在史塔克大厦顶层俯视这座生机勃勃的城市,可是他知道他喜欢的一切统统消失了,就像帕克一样,不留一点痕迹的消失了。
他仍然记得帕克消失之前,泪水落在他的手臂上的触感,划过皮肤时渐渐消失的湿润感,如同他怀抱中的重量一样,渐渐减轻最后归为了零。他眼睁睁的看着帕克以秒为速,成为了斑驳的碎片,迅速消散,他甚至来不及握住最后一缕灰尘,帕克与大地融为了一体。
史塔克总是在想为什么死亡会选择帕克,这个最烦恼的事情还是为女朋友准备什么样的礼物的男孩,还没品尝足够的人间酸甜苦辣,就随着风消散在泰坦星上。他本应该乘着校车去博物馆,或许在路途中还会见义勇为的帮助陌生路人,回到家后给梅姨兴高采烈的讲述今天看见的一切,还能给小女友道上一句晚安,然后结束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
更何况,哪怕是注定了成为终究离去的二分之一,也不会是在他的眼前,在他的怀抱中渐渐消散。
而这成为了他长久的梦魇,是在每个夜晚他惊醒前梦中的最后一幕,是足以将他击碎的致命一击,在命运的洪流里毫不留情的将他碾压,使他痛不欲生。死亡,从不是他喜爱的议题。
在泰坦星的日子里,时间变成了最磨人的利器。在这颗极不稳定的衰败星球上,白昼总是太长,黑夜成了史塔克难得的奢侈品。他一个人走过星球上破败的建筑,踏过荒芜的平原,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驱散灭霸书写于这颗星球上不可破解的魔咒。但这一切在宇宙最强大的力量前显得徒劳而幼稚,没有任何方法能够冲破他面对的这一切,包括总是出现在他脑海里的那双眼睛,在没有被岁月侵蚀以前存在的清澈在痛苦与不舍里更加的让人疼惜。
当他最终逃离泰坦星回到地球时,他不知道这到底是解脱还是新的折磨。他终于逃脱了这片绝望疯狂滋生的土地,逃离了不见黑夜的恐惧却又回到了所有记忆开始的地方。也是在那时他才突然意识到在死亡发生的这么天以后,他从未想起过佩波,他所有的想法所有的痛苦统统源于那个叫帕克的男孩。
所以,哪怕在他无比抗拒但仍然回到地球后,他看见佩波焦急而担忧的目光和新长出的一点点白发时,愧疚在他心底蔓延,可他也清楚这只是源于此刻的关心,情感互换下产生的结果,而并不是长久根植于心的情感。
他开始第一次省视他的情感,对于佩波,对于帕克。
当死亡的巨大鸿沟阻隔于现实之前时,他才意识到很多事情并不是他所想象的模样,比如他最喜欢的人也许不是佩波,也许对于帕克他不仅仅只是出于监护人的愧疚。但这些事情他没有勇气向佩波坦白,他也没有机会再告诉帕克。
他最后仍然决定和佩波结婚,这场推迟了太久的婚礼终于得以举行,只是本应该无比盛大的典礼最后成为了小型的聚会。史塔克抬起头看着自己昔日老友一同举起酒杯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也许命运本就是捉弄人的玩笑。

评论(2)

热度(25)

  1. HEREISJD朱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