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迪

假装滚青。
蔡程昱。
沉迷孔阳叔叔和缸。
欢迎来玩。

judy:)

一篇随手的小短文
可能有些出入
复健…文笔越来越差啦(。 ́︿ ̀。)




一.

第一次见他时,是春天。那年春天多雨,烟雨迷蒙竟持续了整个春日。来着宇宙的馈赠使得万物吸收了充足的水分,在细雨绵绵里接连复苏。空气充斥着潮湿的泥土味,混杂着新叶的芬香,总让我想的书中描写的江南,赠与梅花的江南春色。而我的心在遇着他之后也跟着万物开始复苏。
在我遇上他之前,我是知道他的名字的。鼎鼎有名的道长,执剑天涯却又偏偏温润如玉,翩翩佳公子引得多少少女两颊飞红。
那天本以为是三月的艳阳天却猛地下起了雨,尚且来不及躲避早已被淋湿。当我从细雨茫茫中对上他的眼睛时,深邃且明亮,温柔的笑意似乎溢出了眉眼。那时的我,还不知道他的笑意到底是投给谁,却在自以为平静如水的心中泛起涟漪一层又一层。无数的念头随着缠啊绵的细雨疯狂的滋生着,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心中早已和眼前人过完了一生。
后来我才想到,原来万事万物皆有定理,原来我失魂落魄的模样最教他心动。
“姑娘可否告诉在下芳名?”
我还清晰的记得他的声音朗朗,一字一句落入耳中。世间一切仿若不再存在,只剩下蒙蒙细雨飞过脸颊,触感微凉。
他说他喜欢我,我想,我也喜欢他。


二.

此后他总是出现在我的道馆门口,笑意盈盈的站在我的身边,惹得少女们议论纷纷。可是我并不在乎,眼前人深邃眼眸宛如世外桃源足以我避开纷纷扬扬的世界,足以我躲避一世。
我喜欢牵着他的手听他给我讲他走过的地方,他遇见的故事,来自西方的神话,或者东方的瑰宝。我们在日出之时相拥,在黄昏之下亲吻。
那年春雨总是来的急,他撑伞拥我入怀,怀抱温暖而有力,驱散了暗沉沉的阴霾,和冬日残留的寒冷。他总喜欢在我耳边轻轻说话,都是好听的誓言,一字一句教我沉沦。
那些日子一如梦境般快乐却也易碎,我怀揣着一点点奢望以最虔诚的姿态珍藏着每一个日夜,期望这样的日子不会结束,而他不会离开。
当我回首时我才发现,他告诉过我许多事情,也许诺过我许多,唯独那一件事不曾告诉我,也唯独那一个诺言不曾说出口。


三.

最后一次见他是在别人的喜宴上,我看着新娘大红的嫁衣,凤冠霞帔,而我脑海中浮现的全是他的脸,他揭开我的盖头时脸。
我急匆匆的想要和他分享这样的想法,却在转身之间见得他佳人在侧,仙姿玉色。也许是我被这觥筹交错乱花了眼?揉揉眼睛却只见得他依旧是温柔的眉眼,对着身旁之人的微笑像极了我们第一次遇见的模样。
可能是我失魂的样子太过可笑,引得佳人频频回眸。
“她是谁呀?”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他的声音太过熟悉,清冷又平静,不带着丝毫波澜,隔着人群也字字入耳。这是何等的不堪,又是何等的悲哀。
我可真想去问问他,原来我只是个连名字也提不得的道姑朋友。我也真想趁醉装疯,假意上前讨得最后一吻。我甚至想舞着我的剑直直地刺向他然后扬长而去留的众人错愕。可我只是微笑着看他们举案齐眉的模样,听别人口中的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最后还能敬他一杯,愿此一生都能与意中人相拥。
那晚我走出别家的喜宴,这世界虽不见边际不知何处还能容我。恰逢大雪三日,人间却仿若失了语。任得雪花飘飘洒洒落了满肩,摇摇晃晃,不见归途。此一生有那么多活法,我却偏偏选择了最愚蠢的那一种,硬生生的,活得像个笑话。


四.

此后,我离开了家乡,走过很多地方,也见过了很多瑰丽的风景,无论是大漠孤烟落日还是江南流水人家。自以为终能逃离他的魔咒,可还是觉得没有一个地方抵得上他口中描述的美好,也没有一个人胜得过他的温柔乡。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