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迪

假装滚青。
蔡程昱。
沉迷孔阳叔叔和缸。
欢迎来玩。

judy:)

随手
前几天的,今天突然想起来
小学生文笔…







德拉科总是做同样的梦。

梦中画面昏暗, 目光所及皆是虚无。也许是黑色的云压着大地,大地茫茫无所边际。他唯独看见一个黑发少年朝着他微笑,立于遥远的地平线。厚重镜片下的绿眸是黑夜里荧光闪烁,让他想起死亡临近时最后的一瞥。这是他见过最好看的笑容。

梦境的下一秒是乍变的火焰,名为厉火的火焰恣意侵吞着万物,浓烟将世界阻隔。德拉科注视着黑发男孩,他没有动,他在等待火焰将他吞噬,目光深陷于死亡的一瞥。

他从梦中惊醒,火焰消失。

他扭头看了看身旁尚在熟睡的妻子。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抖,熟悉的呼吸声让他感到心安。这是他和利亚结婚的第十四个年头。同样来自古老家族,在那段漫长的看不见黎明的黑夜里相拥取暖。他说不上有多爱身旁的被自己称为妻子的人,可是他也忘不了在他最需要的时候提供给他拥抱的人是这个金发女子,握住他颤抖的手,而不是梦中的男孩。

他小心翼翼地起身,伸手拿起妻子整整齐齐挂在床头的衣服,生怕惊扰了熟睡中的妻子。利亚是个好妻子,他自觉也算得上好丈夫。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在外人看来好一对伉俪,但他也知道他眼中的爱意甚至不及当他看向男孩时的千分之一。

他梦见的始终是那个男孩,黑发,绿眸。

男孩的微笑时嘴角的弧度,男孩和他躲在树下亲吻,迷情剂里男孩头发的味道,以及目光相触时漏掉一拍的心跳。

走进书房时,他想起了他的学生时代,纯白时光,只有纯粹的快乐。猫头鹰送来的绿色印花信纸,潦草的字迹总让他开心的像个得到糖果的小孩。他也总是躲在书房里悄悄回信,牛皮纸上每个字母的笔转峰回处无不是满溢的爱意。

还有放在书柜第五层第三本书下所有的来信。

直到战争爆发。

他和男孩分属不同的阵营,邪恶与正义,黑暗与光明。男孩是拯救生灵的英雄,他则是死亡的帮凶。

此刻他坐在桌前,黎明的光辉落了满桌。风吹动了墙角的风铃,清脆的声响仿如悠远的笛。拉开书桌的抽屉,取出压在最下的牛皮纸,羽毛笔蘸着墨绿色的墨水。提笔,写下他曾经书写过无数次的名字。

“哈利波特,生日快乐。”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