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迪

假装滚青。
蔡程昱。
沉迷孔阳叔叔和缸。
欢迎来玩。

judy:)

随手

小学生文笔啊啊啊啊
打游戏的时候突然想写点啥
总是不知道怎么结尾




目光所见是漫天的战火与硝烟,以及长河之外的落日。承载着胜利希望的防御塔发出刺眼的光芒,将敌人从边境驱除。法师口中的咒语与肮脏的咒骂混杂在一起,在夏日的黄昏混合发酵,像是茫茫沙漠中某种奇妙的语言。这样的战争持续了多久,李白已不记得了。身体上的伤痕日日积累日日增多,就像战场上的尸骸遍布,倒下的士兵来不及入土就有新的士兵倒下。李白手中的酒壶总是斟满又空,胡言胡语还能冲上战场。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够活到现在,眼见着当初一同奔赴战场的人一个个减少,无论是倒在黄沙漫漫的战场上还是回到长安,他们大多都失去了一些珍贵的东西,比如亚瑟的手臂,比如荆轲的眼睛。

李白站在城墙上,墙砖厚重而斑驳,时光毫不留情,留下的痕迹昭示着太古时代的传说,墨翟建造出的上古文明终结后最大的奇迹。此刻尚有青草从砖缝中长出,生机勃勃的生命在风中飘啊飘的,在荒芜而苍凉里的时光里,是李白除去酒壶之外最大的慰藉,像是大航海时代的水手流亡数日后于茫茫大海中遇见的绿色枝桠一般,是希望的存在。

李白并不喜欢战争。这样的战争在他看来毫无意义,不过是君主不再遮掩的野心,城池的掠夺以及像时光那般不会停滞的血流。他想要的不过是是山川河流,是西域的美酒,是佳人的石榴裙。他可是这大唐第一剑客第一诗人第一风流。白衣飘飘,持书仗剑,他便可逍遥自在的走遍这个王国,甚至这块大陆。

可是这些回忆又有什么用呢?此刻烽火连天,硝烟遮蔽了半个天空。李白回头望了望,长安城中戒备森严,昔日华灯初上的时间却只有几盏灯笼尚存,街巷安静得只听得见士兵装甲冷咧的声响。几条街外的酒肆早早挂出了打烊的标识,更别提那些莺莺燕燕五陵少年,还有那繁弦急管的舞会了。昼夜笙歌的日子在他的剑下削成了光影。

“敌人快攻入防御塔了!”城下一片骚动,治安官指挥着军队奔赴战场。李太白晃了晃手中的酒壶却只倒出了最后一滴酒,随手挂在腰间,提着剑走下城墙。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