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迪

假装滚青。
蔡程昱。
沉迷孔阳叔叔和缸。
欢迎来玩。

judy:)

但愿所有的亲吻都不悲不喜

夜幕之下深蓝色的海水以某种大自然特有的节奏轻拍着海岸,泛起白色浪花一起一伏,吞没着大陆也带来着大洋深处的气息。经年承受着风雨吹打的荧光灯偶尔有些闪烁,在沉沉的夜色中指示着南丫岛的方向。
海滩静谧像是熟睡的婴儿,海浪也许是他的摇篮曲。偶有远航归来的渡轮,悠长的汽鸣声是摇篮曲的伴奏。海洋的味道与显然不属于这里的脂粉味混杂在空气中,令人有些作呕。朱迪之摇摇晃晃走在海边,任由这样的味道侵入鼻腔,在胃中翻腾,与南丫湾唯一的小酒店里廉价又低劣的酒精一同发酵。

“嘿你说今天晚上我漂不漂亮啊?”
原本一路无言的朱迪之突然头也不回的对着身后的邓初发说到。满嘴的酒气,像是胡言乱语却又像是喃喃自语,这个样子的朱迪之让邓初发有些难过。眼前的这个女孩却开始与记忆重合,如同时间的维度被打破,残留的碎片在今夜留下细微的光芒。可这光芒太细弱,无垠的黑夜又太长,不够支撑他一直走下去。

“迪之,你喝了太多酒了。”
“我没有!”朱迪之转过身来对着邓初发大笑到。邓初发早在说话时就能猜想到她的回答。他太清楚朱迪之了,他眼见着朱迪之的成长,从当年在他背上偷笑的小女孩到如今白齿红唇的尤物。可是那时的朱迪之还会在难过时抱着他大哭一场,哭过之后仍能嬉笑着和他做爱。

“你说,我这么漂亮他为什么不要我啊。”
“邓初发你说啊,他为什么不要我了。”

邓初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他甚至不知道迪之口中的他是谁。自从搬来南丫岛,邓初发似乎从这个世界突然蒸发,只有当朱迪之失恋时,才会被想起。这种时候邓初发总会希望朱迪之一直失恋,可是当失恋的朱迪之像个被抢走毛绒熊的孩童一般坐在沙滩上大哭时,他又觉得不那么希望朱迪之失恋。
可是这种事情仍他怎么希望都没有用,朱迪之的爱情像是吹过旷野的风,泽被万物。

邓初发还在想着朱迪之的爱情时,朱迪之早就解开了单薄的上衣。邓初发突然觉得嘴角有点干,这样的感觉只有在他见到朱迪之时才会有。他抿了抿下唇,却依旧能感受极速分泌的肾上腺素,突然加快的心跳,以及空气中弥漫的荷尔蒙的味道。

海风温柔的吹拂着朱迪之的头发,在星光下熠熠生辉的眼眸比天空被人们敬仰的星星还要明亮。朱迪之没有说话,微微上翘的嘴角好像在说“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邓初发一步一步向前,步伐很慢。这短短的几十米的距离在此刻像是不可测量的长度,一如被人们称为地狱的深渊,而朱迪之此时就是地狱中最最吸引人的太平洋女巫。

他轻轻拥住了朱迪之,就像多年前他第一次抱住朱迪之时,他能感受到朱迪之剧烈的心跳,和他心跳的速度恰恰重合。
朱迪之的手已经开始在他的身上摸索,他拉住了她的手。
他吻了吻眼神迷离的眼前人,放开了双手。

评论